大資料時代,執行難無處遁形

——專訪全國政協委員、香港“一帶一路”國際研究院院長王貴國

 

 

2016年3月13日,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在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上鄭重宣佈:“向執行難全面宣戰,用兩到三年時間,基本解決執行難問題。”

彼時,首席大法官做出如此千鈞承諾,底氣何在?以必勝的決心向多年頑疾“開刀”,有何“秘笈”?

“用資訊化手段創新執行模式是破解執行難的必由之路。”3月10日,又逢全國兩會召開,全國政協委員、香港“一帶一路”國際研究院院長王貴國如是說。

距離周強院長公開向執行難宣戰之日,時間已過去了360多個日日夜夜。全國法院夙夜在公,只爭朝夕,在執行資訊化建設之路上謀劃創新、快速出擊,各地法院階段性捷報頻傳,為堅決打贏基本解決執行難這場硬仗奠定了堅實的基礎。

資料顯示,截至2017年2月,全國法院利用網路查控系統共查詢案件975萬餘件、凍結752億元,查詢到車輛1427萬輛、證券133億餘股、漁船和船舶12.6萬艘、互聯網銀行存款2.37億元。

   

    大資料帶來執行模式大變革

記者:執行難是社會痼疾,是什麼原因讓您開始關注人民法院攻克執行難的工作?

王貴國:生效判決得不到執行,正義就無法申張,因而全社會都在關心執行難問題。五年前我第一次參加全國政協會議,有了更多關注與討論的平臺。之前我擔任香港城市大學法律學院院長時,與最高人民法院在人才培養、法官培訓專案方面多有合作,有更多機會關注執行難問題。去年,周強院長向執行難公開宣戰,體現了最高法院領導的高度重視,也讓公眾有了更多期待。

記者:“用資訊化手段創新執行模式是破解執行難的必由之路”,對這句話您如何詮釋?

王貴國:將高科技、新技術運用到執行工作中去,是個很了不起的創新,這在全世界都是獨一無二的創舉,真正引領了國際化水準,它的高效便捷視覺化,甚至可以用“震撼”兩個字來形容。我參觀過最高法院執行指揮中心,高效快捷的網路查控系統、失信者聯合懲戒體系等,都是有效解決執行難的“利器”。破解執行難離不開資訊化的助力,這是大資料時代的明智之舉,也是必然選擇。

   

    高科技減少當事人對抗

記者:為完成基本解決執行難的目標,全國法院在執行攻堅克難上有許多新探索、新思路,哪一點令您印象最為深刻?

王貴國:我想談一下異地委託執行。最高法院專門開發了系統,委託法院通過系統回饋辦理情況,所有委託的節點全程能留痕,這是過去沒法想像的。過去,執行人員一年得有半年在外面跑,全是幹這類工作,現在通過網路平臺,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。此外,大資料的利用促進了生效判決的執行,從而減少了當事方對抗的機會、縮短了持續對抗的時間,符合中國傳統“和為貴”的文化。因此,或可說大資料有效弘揚了中國傳統文化。

記者:您認為執行資訊化建設還有什麼亟待完善的地方?

王貴國:基本解決執行難,對於實現“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”的目標,是不可或缺的關鍵一環。大資料在執行領域的成功運用,也可以推廣到其他司法工作環節,比如加大對每一個具體法條的解釋,把法條闡明與判決運用聯繫起來,使法條更加簡便易用。將來時機成熟時,也可以把國外一些法律和案例的介紹納入到大資料中來,促進國與國之間的瞭解,有效化解國際爭端。法院的大資料,包括利用大資料解決執行問題,提高了中國的法律和司法現狀的透明度,有利於其他國家瞭解中國,有利於“一帶一路”倡議的推動。

   

    資訊時代開拓執行新前景

記者:您能介紹下香港“一帶一路”國際研究院在開展日常工作中是如何運用大資料的?

王貴國:客觀地說,我們這方面仍然處於努力建設階段。去年我們國際研究院出版了”一帶一路“爭端解決機制藍皮書,來自30個國家的50位專家作為發起人,推出了一套反映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文化、傳統和法律的爭端解決規則。我們還出版了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法律精要,有33個國家的專家提交了書稿,以講故事的方式講述其本國的法律。這套書的目的是通過介紹各國法律,保障“一帶一路”戰略的順利實施。

記者:您對兩三年基本解決執行難目標有何期待?

王貴國:我看到了法院在攻克執行難方面體現的超凡勇氣和取得的巨大進步, 對大資料運用背景下的執行工作前景,很有信心,也充滿期待。

 

(郭士輝)